緣護法師談104 任甘丹赤巴參訪福智點滴;為何福智金粉僧俗,不以金女用30多歲的福僧為隨侍的共住共睡來質問金女,或請示格魯師長呢? 福團用會背書”,”會辯經的福僧,當門面的使,是擋不住大家依然會對福智僧團的純淨存疑-即被會破僧人梵行的金女帶領下的福智僧團”,真能是"持住正法"的僧團嗎?請問在台灣學習經論的福僧,會有甚麼障難與會被怎樣的打擾?!

2018.8.11

 

https://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number/392-235/2540-60436

 

靈山一會〈人殊勝〉:一見如故,天涯知音

第 235 靈山一會:祈願法會意寓兜率漢地建教

2018/07/23

1257

緣護法師談 104 任甘丹赤巴參訪福智點滴

整理 / 知意 圖 / 呂志弘、福智僧團

2018 年祈願法會,由去年八月甫升座為一四任甘丹赤巴的洛桑丹津仁波切主法。本期跟著負責安排善知識行程的緣護法師,回顧一四任甘丹赤巴仁波切參訪福智的點滴時,發現耄耋慈祥的他,竟是師父未曾謀面的知音!

四任甘丹赤巴仁波切出生於衛藏地區的日喀則市附近,原名洛桑丹增。當地資源寡少,經典必須互相傳抄。未免抄寫不及,仁波切早在學習五大論前,就養成將經文全部背下來的習慣,通過格西考試後,進入下密院學習,也是一入學就將下密院動輒好幾函的密法儀軌全背下來。

2017 年六月,仁波切獲任格魯教主——宗喀巴大師一四任傳承法座持有者甘丹赤巴。以擅長中觀和密法聞名,尤其對宗大師所著的《密續王密集教授五次第明燈論》駕輕就熟。

即席口譯難不倒

2018 年三月中至四月初,仁波切蒞臨湖山分院主持祈願和講經法會,由於先前並未與即席口譯——如密法師共識翻譯內容,所以每講一小段便會停下來觀察翻譯狀況,因而有了下述的次第演進:普通藏文難不倒,再引用《入行論》、《入中論》等大家比較熟悉的經論;《入行論》和《入中論》還是難不倒,則進一步引用五大論中較難理解的部分,甚至是五大論之外,有些僧眾尚未正式學習的經論,例如《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

仁波切在其中一場開示引用了二十多本經典,而僅在漢地[?]學習藏文,沒有留學印度的如密法師居然能面不改色地一一翻譯出來,讓仁波切驚訝不已。

@RE-僅在漢地學習藏文,沒有留學印度的如密法師, 居然能面不改色地一一翻譯出來,讓仁波切驚訝不已。

…..>如密在台灣鳳山寺,有從南印請來的格西教藏文,後來多被金女派到大陸跟聯波或他所屬的寺院往來-如是前後也20年的藏語歷練,能當即席口譯有這樣不得了嗎?

 

[原文]

仁波切在南印度色拉寺是一位經教師,教導出的僧眾許多都已為人師,因此格外理解僧伽教育就是一點一滴地灌溉,一點一滴地陪伴;也格外感慨僧才培育過程非常煎熬,不能大肆宣揚,得默默排除諸多障礙,法師們才能專心學習,成為一位飽學經論的格西。

@....> 請問在台灣學習經論的福僧,會有甚麼障難與會被怎樣的打擾?! ,緣護在這裡是想刻意幫金女說話吧! 以緣護好像是想說,福僧就是要移到加拿大學習,才不會被打擾或有障難吧!

[原文]

湖山分院背書考

仁波切重視寺院的聞思學風,接見比丘法師時,總是和藹可親地問:「你是哪一班的?我可不可以考你?你有背《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嗎?」

如果有法師回答:「我整本都背完了。」仁波切就會說:「非常好,真是了不起。」有次仁波切問到空性法類,重複的論式很多,讓某些學生面露難色。仁波切非但沒有喝斥,還鼓勵學生要多複習,並談及自己以前背《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的經驗。

學生問:「如何像您一樣背到行雲流水,串得很熟練呢?」

仁波切說,其實很簡單,就是經常思惟所背的經論。不懂的經論不好背,再不串習就更生疏了!所以不熟悉或是很難背的地方,要刻意一遍又一遍地思惟,持之以恆突破每個環節。

接著又問:「我隨便抽一段,你背看看可以嗎?」

南海分院辯論妙

藏地尼眾法師年齡偏高,在寺院多做課誦,較少研習經論,講經法會期間,仁波切蒞臨南海分院,問負責安排行程的緣護法師:「她們的學習狀況如何?」

緣護法師回答:有些尼師非常用功,靠自學背下整本字典,或者背下教材的每一個字。

尼眾法師的辯論,讓仁波切印象深刻,直說:「她們的學習不會輸給比丘,而且理路很厲害。」並期勉尼眾法師:「不要只圖這輩子出家,或是念佛就好,其實經論裡還有很多我們應該知道,但沒有時間、沒有認真學習的內涵。妳們經過十幾年的學習,將來這裡也要出女格西!」

不論面對比丘僧團抑或尼眾僧團,仁波切都會提到:「希望我明年來的時候,我出的問題,你們都可以回答,明年還要考你們!」

鳳山寺裡景物老

仁波切抵達鳳山寺時,首先見到樸實莊嚴的大雄寶殿,接著見到曾經是僧眾課堂,現為怙主殿的東教室。緣護法師問:「要不要參觀日常老和尚的房間?」

本來擔心仁波切高齡的膝蓋不方便上下樓梯,沒想到仁波切迫不及待地說到:「要!」

師父的房間包含了辦公室、臥床和小佛堂。辦公室全是經典,好樂聞思經論的仁波切非常高興,想像師父是位飽讀經書的修行人。再看看師父房間的床,非常簡樸!仁波切就那麼靜靜地凝望,四下無聲,籠罩在一股感動的氛圍中。最後來到小佛堂,仁波切反覆地說:「這邊的氣氛非常好,整個感覺非常好。」

承事師長資糧飽

承事仁波切的過程中,緣護法師向仁波切啟白:「我很想照著您所講的,全心全意投入經論學習,但這輩子看來只能東奔西跑,為善知識安排行程,好像半工半讀,學習沒什麼起色。」

仁波切以兩個角度教誡:一,你是否重視自己的學習,如果想學,再忙都可見縫插針學習。二,學習應該是一輩子的事情,不是花十幾年把所有的經論讀完、背完,就代表已經學成,還要實踐經論的內涵,所以必須擁有雄厚的資糧。若真的想學,現在護持他人學習五大論,全是未來學五大論的資糧,而現在的承擔也是學習的一部分。若以為眼前的承擔與學習無關的話,那真的就別別無關了。

第一點與真如老師的教誡意趣相同。老師在多次執事會議強調:「不管你們再忙再累,一定要堅持學習下去,能不能學到一個程度是一回事,有沒有想學的心才是最根本的。」

@...>緣護怎會只想到金女的這個教誡,而沒有想到常師父的教誡, 難不成常師父沒有這樣的教誡過,還是現在是金女當道,故就是要這樣現實的拍馬啊!

[原文]

緣護法師因此心念一轉,肯定為迎請仁波切來臺安排行程,就是在累積學習資糧,發願認真承事每位善知識,並將資糧回向下一生乃至生生世世值遇師父、老師,繼續學習。

緣護法師勉勵大眾:「對比前輩大德,我們順緣很多,而且師父已給我們印製經書的種種方便,更應該精勤修學。師父曾說,下一生你們來的時候,當然希望有一個更好的環境、更好的老師繼續帶你們學習,這是生生世世的事情。」

亨嘉之會真美好

居士的學習,同樣令仁波切欣喜。2018 年祈願法會,居士們的辯論雖然還不成熟,但仁波切看了非常高興,說:「四位居士上來辯論,太不可思議了,回去之後一定要向上報告[?],這邊的居士已經學習辯論了!」

@RE-”回去之後一定要向上報告[?],這邊的居士已經學習辯論了!…> 這裡說的向上報告那是說會向法王報告嗎? 可是福團居士學習辯論在2016,如證應該已經獻寶的,跟法王說了吧!

[原文]

參訪福智教育園區時,聽到陳耀輝學長介紹教育目標——培育安定社會、安邦定國、成聖成賢三種人才,以及介紹教育成果——好幾百位畢業生,有的還在求學,有的踏入職場,有的進入僧團學習,仁波切驚歎道:「日常老和尚是怎麼在這時代想出建立教法的計畫啊!」

仁波切說:「我要的東西,都在你們這裡。我要辯論,你們會辯論;我講五大論,你們聽得懂五大論;我宣講佛法,你們很多人想聽;教法需要僧才,你們有很多的僧才......物質文明進步迅速,全球僧團都面臨僧才短缺的困難,連印度或藏地的年輕人也不一定想出家,但福智僧團的人數年年增加!

仁波切最在意的,是他這輩子耗費心血得到的眾多顯密教法如何延續?此番來臺親眼看到師父創造的學習環境,仁波切於私下或公開場合在在強調:「日常老和尚這二十幾年來,真的在實踐尊者的願望。」並期許福智團體能夠真正成為世上執持宗大師教法的團體。

@....> 緣護應該不會對赤仁波切說出- 這個園區每天是要恭讀金語錄與唱金女創作的讚頌等諸多黑幕的一幕吧!

[原文]

緣護法師說,這就是師長做的無形投資。師父對僧伽的培育,乃至行住坐臥都無微不至,二十年後的現在漸漸展露成果;老師對僧眾的教誡——如何當一個出家人、以何意樂面對森然萬境等,都相當豐厚。因為有師長在前面帶著大家奠定基礎,才能在漢地接上宗大師的教法,仁波切來了,跟大家相遇就很歡喜!緣護法師說:「這應該是大家同心同願,逐步實踐師長心願所呈現的結果。」

仁波切與福智僧團大合照

 

@..RE-老師對僧眾的教誡——如何當一個出家人,以何意樂面對森然萬境等

….>福智僧團是需要一位在家女眾來教如何當一個出家人與如何持持戒 (以何意樂面對森然萬境等)--如是的說詞,也算是資深的緣護,現在還這樣的說出,會不會有說不下去的感覺呀!

以福團的資深出家人都不如長髮即膝的妖媚金女來談如何當一個出家人? 這不會是佛門最大的笑話嗎?
可能只有福僧與福團的學員,才會麻木不仁,或不知羞的說出吧!

 

尤其為何福智的金粉僧俗,不以金女用30多歲的福僧為隨侍的共住共睡來質問金女, 或請示格魯師長呢?

也就是福團只一直用會背書”,”會辯經的福僧,當門面的使,是擋不住大家依然會對福智僧團的純淨存疑-即被會破僧人梵行的金女帶領下的福智僧團”,真能是"持住正法"的僧團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正法住世 的頭像
正法住世

vick1015的部落格

正法住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